土耳其里拉暴跌,金诚集团带你解析新兴市场受到的影响
编辑:金诚集团     发布时间:2018-11-16

  土耳其里拉从7月开始进入“暴跌”模式,拉开了土耳其金融危机的序幕。截至目前,土耳其危机仍然只是一个国家的危机,其传染效应如何尚难估计。

土耳其里拉暴跌,金诚集团带你解析新兴市场受到的影响

里拉危机的原因

  引发这场危机的是一位名为安德鲁·布伦森的美国牧师,2016年10月,土耳其以从事恐怖主义和间谍活动为由逮捕了布伦森,并不允许保释。土耳其称,布伦森不仅与“居伦运动”、库尔德工人党等恐怖组织联系,还参与了2016年7月的土耳其未遂军事**,试图推翻埃尔多安政府。直到今年7月,布伦森才被改为软禁在家。7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作出强硬表态,要求土耳其释放布伦森,否则将对土耳其实施重大制裁,但土方对此表示不屑。这一事件迅速升级为一场外交风暴,并开始波及金融市场。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汇率从7月中旬4.5左右的水平,到8月中旬一度达到7.0的水平,此后稍有恢复,但快速的货币贬值已经意味着土耳其陷入严重的金融动荡,即使危机可以很快得到平息,土耳其整体经济和金融机构也需要数年的时间来逐步恢复。

  事实上,土耳其经济本身已经蕴含着各种各样的风险因素。2012年年底,土耳其对美元的汇率还在1.8左右的水平,到2013年正式突破2.0关口,2015年年底接近3.0, 2017年年初接近4.0。从一个较长的时间来看,土耳其面临着严峻的汇率贬值风险,而这样的风险早就被外界关注,近期又被推上风口浪尖,这些风险是长期累积的必然结果。

土耳其里拉暴跌,金诚集团带你解析新兴市场受到的影响

新兴市场开始新一轮调整

  在经济肌体出现各种创伤后,一个重要的外部催化剂是美元中心制度的重新强化。在本轮危机后,美国经济的复苏领先于全球其他经济体,这强化了美元的中心地位,而美国动辄使用“制裁”大棒,也导致了某一新兴市场一旦被美国盯上,就很容易造成严重的踩踏效应。土耳其也是如此,本身就十分依赖外部的美元融资,而一旦本币大幅贬值,那么最终仍然需要美元来纾困。埃尔多安也在公开讲话中呼吁国民将自己手中的美元和黄金换成里拉,而作为“果粉”,他呼吁国民不要使用iPhone,这些本身颇有些讽刺的现象,也从侧面体现出美国和美元的强势地位。

  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认为,从目前来看,土耳其危机仍然是一个典型的国内危机,其传染效应仍然有限。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美元继续对新兴市场货币升值,一些经济基本面较差的国家,可能会面临较大的压力,其中俄罗斯、巴西以及南非已经受到了本轮土耳其危机的冲击。从亚洲来看,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成为市场攻击的目标,而这些经济体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都是经常项目赤字较高或者海外投资者在国内债券市场的占比较高。国际投资者往往采取“顺周期”的投资方式,换句话说,就是可以捧你上天,也可以推你下地。频繁的资本流动也给经济管理者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认为,如果问题进一步蔓延,那么新兴市场中基本面较好的国家也难以避免相应的“传染效应”,这种传染性一般体现为汇率的大幅贬值、资本的大幅流出,抑或两者叠加。由于资本的快速流动,金融市场很容易出现恐慌,因此很多国家虽然可以保持良好的经济增速,但却往往无力抵挡“一波流”式的金融市场冲击。这个时候往往需要受到冲击的国家采取更加及时的预防性举措,因为如果措施过晚,那么任何举措都有可能造成市场的反向解读,从而造成更加难以管理的局面。

  此外,从历次新兴市场的表现来看,会看到这样的一种现象:在危机出现前,海外流入的资金出现快速上升,一旦进入危机模式,海外资金逐步撤出,而这样的过程一般要持续2~3年。换句话说,整个危机有着相对清晰的传导链条。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数据,进入新兴市场的美元贷款增速在2017年再度创下数年来的高点,而今年以来新兴市场则出现了严重的退潮,这似乎也与历次的新兴市场大调整的时点相符,如果历史可以作为借鉴,本轮新兴市场的调整似乎才刚刚开始,未来的几个季度内,可能会有更多的风险点暴露。

警惕土耳其危机对新兴市场的潜在冲击

  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认为,警惕土耳其危机对新兴市场的潜在冲击。传导路径一:资产负债表效应降低欧洲银行风险偏好。由于土耳其银行资产中约40%为外币贷款,里拉贬值将推升还贷成本,从而可能有潜在债务违约的风险。而向土耳其贷款的主要是以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为代表的欧洲银行,欧洲银行对土耳其风险敞口抬升,也引发了欧洲银行股的下跌。需要注意的是,在土耳其危机下,银行风险偏好下降,可能会从新兴市场进一步撤资,这将加剧4月中旬美元走强以来新兴市场资金流出的压力。

  传导路径二:强美元背景下新兴市场被迫加息制约经济。另一方面,里拉贬值拖累欧元贬值,可能加剧美元走强压力。美元走强将新兴市场通胀压力,使其可能不得不进行货币紧缩。2018年6月,印度、菲律宾、捷克、阿根廷、土耳其均进行了加息,8月,印度、菲律宾、捷克再次加息。利率上调将增加企业和居民部门债务成本,这将反之给经济造成下行压力,这种强美元下新兴市场基本面所受的潜在冲击,是我们需要关注的。